让猴子通过意念玩游戏 马斯克做到了!但这是进步吗?

CNMO 【原创】 作者:宋际金 2021-04-10 10:31
评论(0
分享

  【CNMO】看过电影《黑客帝国》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脑机接口的概念。影片中的“矩阵”通过侵入式脑机接口和大脑神经连接,让人类感受到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等讯号,以此囚禁人类的心灵。

脑机接口
脑机接口

  现在,想象正在“入侵”现实。就在昨天,马斯克公布了脑机接口的最新测试视频,展示了该技术的最新进展。只见视频中一只名为“帕格”(Pager)的9岁猕猴,通过内置的Neuralink设备实现了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。

Neuralink脑机接口最新测试视频截图
Neuralink脑机接口最新测试视频截图

  这看起来很不可思议,然而这只是一种过渡。人类很喜欢类比推理,善于抓住事物之间的相同点,由特殊到特殊,如此简单而直白。在证明脑机接口完全可行之前,科学家们同样需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让猪、猴等动物充当“小白鼠”,直至应用在人身上。

  外界不是没有担忧,如果有一天人类真能通过意念控制周围的一切,我们的生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人能否维护自身的完整性?人类会不会因此遭到反噬?这涉及到一个科学伦理的问题。

  一位诗人曾言:“落日像狐狸一般悄悄走过大地,瞬息点燃荒草。”你可以感知到其中的荒芜和未知。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来看,脑机接口的未来也笼罩着未知。

  然而,一种认识只有穿过荆棘才显得深刻。关于脑机接口,我们需要理性看待,在看待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时尤其要如此。因为当谈起马斯克时,我们会想起他的脑机接口,谈起脑机接口时又会更多地想起马斯克。

让猴子通过意念玩游戏 马斯克确实做到了

  正像支持SpaceX那样,马斯克也一如既往地支持Neuralink的脑机接口项目。因此,Neuralink取得的新进展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

马斯克与脑机接口
马斯克与脑机接口

  时间回到2019年9月,马斯克创立的Neuralink研发出了“脑机神经织网”设备N1,该设备可以将3000多个电极附着在柔韧丝状物上,以此实现大脑意念控制电脑。或许是名人效应,尤其这位名人还是马斯克,此后脑机接口的研究成为了热门话题。

  去年8月,马斯克公布了Neuralink的最新研究成果:利用一款硬币大小的植入设备Link V0.9以及手术机器人V2,将其设备植入到人类颅顶的大脑皮层部分,完成脑机接口的植入,实现了脑-机之间的数据传输。

  而在最新的视频中,Neuralink设备实现了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。研究人员用一根装满美味香蕉奶昔的金属吸管来激励猕猴进行测试,帕格可以充分地利用它的脑部活动学习控制一台电脑。

  最初,科研人员将控制杆连接到了一台电脑上,让帕格熟悉整个操作流程,随后他们将控制杆断开连接,帕格看起来依然在用手在操控游戏控制杆,但其实此时已经是在使用脑中植入的设备通过意念来控制“乒乓球”的运作了。

Neuralink脑机接口最新测试视频截图
Neuralink脑机接口最新测试视频截图

  于是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:马斯克“终于”做到了,毕竟实现这种技术并不是太难。如果你有关注其他科研团队的进展,就会发现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技术并没有走在前面,甚至可以说有点落伍,只不过对于这家公司来说,这已经是一项重大突破。

马克思的“新”实验其实并不新

  在外界看来,Neuralink的一系列成果在脑机领域“并没有丝毫创新”,而马斯克却还在推特上卖力宣传,难道马斯克对这些一无所知?这很难说清楚。或许他对此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向往和热情,这点我们在他极力支持SpaceX时已经见识过了。

  事实上,Neuralink发布的最新研究早在2006年就已经实现了。当时知名科学期刊《Nature》(自然)杂志在线发表了美国高校的一篇研究成果:团队在脊髓损伤患者Matthew Nagle脑内植入脑机接口,仅用四天培训,最终以移动机械臂开合方式实现玩转《Pong》这样简单的电子游戏,并轻松遥控电视机的音量和频道等。而且该实验是在人体中实现的。

《Nature》杂志
《Nature》杂志

  BrainCo强脑科技创始人韩璧丞也表示,马斯克在小猪、猴子身上做的实验并不新鲜,此前斯坦福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都实验过,并且获得了成功。他还认为,Neuralink此前公布的技术进展并不涉及脑机接口方面的新突破,更多是实现了脑手术技术的突破。

韩璧丞
韩璧丞

  这次似乎也一样,按照Neuralink所走的技术路线,麻烦的首先是脑手术部分的技术难题,这里就要谈谈脑机接口植入的三种设备了。基于脑机接口对信号采集的形式,可分为三种:

  首先是侵入式(Invasive BCI),它要进行开颅手术等方式才能向脑组织内植入传感器,以获取信号。其缺点是容易引发免疫反应和愈伤组织,进而导致信号质量的衰退甚至消失。

  第二种是半侵入式(Partially invasive BCI),即安置在大脑皮层表面接受信号的设备,优点是引发免疫反应和愈伤组织的几率较小,但空间分辨率不如侵入式脑机接口。

  最后一种是非侵入式(Non-invasive BCI),即在头骨外检测信号的设备,优点是具有易用性、便携性和相对低廉的价格。缺点是对噪声的敏感性较差,而且需要用户在使用前进行大量的训练,才能更好地操作非侵入式脑机接口。

  总的来说,设备侵入的程度越高,获得的信号质量和强度就越高,风险也更高。

  Neuralink采用的就是侵入式。由于侵入式更加复杂,需要进行开颅手术,科研人员很难实践,导致目前脑机数据样本量偏少。同时,每个人的身体情况都不一样,最后采集回传的信息很难得到精确的判断。这就是Neuralink脑机接口不被看好的原因之一。

  作为对比,陈天桥的微创脑机接口技术前不久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。这项新研究利用微创性的功能性超声波(fUS)神经成像技术来读取猴子的大脑活动,并预测其下一步的眼睛或手的运动。这种技术不需要侵入大脑的设备,更加安全可靠。

陈天桥的微创脑机接口技术取得突破
陈天桥的微创脑机接口技术取得突破

  有专家认为,如果这种微创脑机接口技术结合人工智能算法,有望实现三维大脑超声。从数据来说,该技术比目前其他技术要丰富很多,应用想象力也更大。

  Neuralink的“新”实验并不新,它甚至毫无突破。但马斯克认为,Neuralink的潜力几乎是无限的。与此同时,它的风险也会增加。

如何看待脑机接口?前景如何?

  当想象照进现实,当脑机接口能够完全整合到人的大脑中,让人觉得“它是你的一部分”时,我们应该抱着怎样的心情?

  世界将成为特隆!博尔赫斯在小说《特隆、乌克巴尔、奥比斯·特蒂乌斯》中如是说。在新的特隆世界里,所有的语言都会消失,世界将成为特隆,这给原本的世界抹上了一层“异世感”。

博尔赫斯
博尔赫斯

  用马斯克的话来说,脑机接口技术将会在5年内让人们不必使用语言,直接通过大脑交流,实现传说中的“心灵感应”。这番话遭到了“脑机接口之父”米格尔·尼可莱利斯(Miguel Nicolelis)的反对:“不会有心灵感应,也不会有永生。马斯克讲的这些,我一个字都不同意。”

  不可否认,世界在飞速发展,脑机接口技术有着灿烂的前景。在前沿技术持续推进的同时,脑机芯片的实际应用也在不断前进。光是在国内,就有数十家创投公司致力于研发脑机设备,帮助癫痫病等患者恢复健康。从医疗、教育到游戏、消费、智能汽车,我们想象不到脑机接口的应用场景有多丰富。

  然而,博尔赫斯也同样在小说中写到:人类为特隆世界的精确性所倾倒,一再忘记那是象棋大师而不是天使的精确性。在通往“精确”“智能”的通道中,我们更要思考:人类的前途又如何?

分享:

加入收藏

网友评论 0条评论
用其他账号登录:
请稍后,数据加载中...
查看全部0条评论 >
火热围观
潮机范儿
热门搜索词

Copyright © 2007 - 北京沃德斯玛特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.All rights reserved 发邮件给我们
京ICP证-070681号 京ICP备0908125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20号 京网文[2012]0132-048号